您现在的位置:六合最准开奖 > 教育科研 > 教育动态 > 正文内容

【东北新闻网】盘锦:女博士匿名助学4年 临终还汇款-大连理工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5-24 浏览次数:

  【东北新闻网】盘锦:女博士匿名助学4年 临终还汇款-大连理工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盘锦:女博士匿名助学4年 临终还汇款 来源:东北新闻网 时间:2014-02-27 11:16 美玲一直捧着“妈妈”的遗照抽泣。 刘丽丽的母亲(右)和美玲母女一直互相安慰着。本组图片均由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李振村 摄 2月11日,年仅35岁的刘丽丽走了。那天早上,在盘锦家中,她吃力地对父亲说:“我还有很多事儿放心不下……”她一下下地敲着床,嗓子里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直到一位被女儿资助了4年的孩子哭喊着主动为女儿披麻戴孝时,做父亲的才知道女儿一直默默资助着贫困孩子。“孩子生前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现在就由我们做父母的继续奉献爱心! ”刘丽丽的父亲刘占胜强忍着泪水说,他希望能找到女儿一直匿名资助的几个孩子,以便帮女儿完成未竟的心愿。 爱心的感动 从姐、阿姨到妈妈 平时还很活泼的美玲一直默默地坐在刘“妈妈”的床边,“捧着”妈妈的遗照不时地滴下泪水,泪水滴在遗照上,她又不停地擦拭。 “妈妈!一路走好!”16岁的美玲抹了一把眼泪,在刘丽丽的遗体前重重磕了三个头。始终抽泣的她无法想象那个一直资助她让她没有失学的姐姐就这样走了。 以前两个人只是通过短信联系,因为不知道这个善良的女子的任何资料,她有时候会称呼刘丽丽姐姐,有时候也会喊她阿姨。 因为刘丽丽是单身,所以美玲在昨日的葬礼上披麻戴孝,以女儿的身份捧着刘丽丽的骨灰盒,送了“妈妈”最后一程。 平时还很活泼的美玲一直默默地坐在刘“妈妈”的床边,捧着“妈妈”的遗照不时地滴下泪水,泪水滴在遗照上,她又不停地擦拭。为了给“妈妈”守灵,才16岁的她两天没怎么合眼了。“谢谢妈妈。”这是美玲说的最多的话。 “如果没有她刘‘妈妈’,我们娘俩早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美玲的母亲范怀俄哭泣着,每个月定时收到的200元钱让4年前就失去了父亲的美玲能够继续读书。 4年前的一天,刚刚失去丈夫的范怀俄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问了她家庭情况之后,就要去了她的卡号和身份证号,只说会按时资助美玲读书就挂断了。 对于这个为生存苦苦挣扎的单亲家庭来说,刘丽丽给予她们的不只是资助更是希望。 节俭的女儿 家人不知道女儿做好事 “这孩子对我们大方,自己却太节俭。 ”“丽丽病重时我们给她买了新内衣花了一百多,她说这是她最贵的内衣了。 ” “这孩子这两天一直叫我‘姥爷’”刘占胜强笑着,美玲母女两个消瘦的身影从医院一直跟着他们回家后,刘占胜才知道女儿一直在资助着几个孩子读书。“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只做不说,认为行动说明一切。” 刘丽丽的房间里只有床和一个衣柜,甚至没有梳妆台,就连床单都是很古老的样式,简单得很难看出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丽丽病重时我们给她买了新内衣花了一百多,她说这是她最贵的内衣了。” 父亲眼里的刘丽丽是优秀的,只知道读书、工作,已经是盘锦市兴隆台区委统战部副部长的女儿目前在大连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女儿更是懂事听话的,从来不跟父母争吵。“这孩子对我们大方,自己却太节俭。”“我的手指甲、脚趾甲都是丽丽给剪的。”只说了一句,做母亲的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 正是刘丽丽的细心呵护,曾经因病卧床三年的母亲现在已经能正常行走了。屋子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氛围让记者无法再采访下去。 最后的短信 妹妹帮姐姐最后一次汇款 “姐姐资助的对象有很多,有长期的,有随时资助的。我知道她随时做善事,但不少资助对象,只有她自己知道,或者朋友偶然得知。 ” 1月16日,美玲收到了刘丽丽存进卡里的1000元钱,随后又收到了刘丽丽的一条短信:我可能以后没有机会再资助你了……这时的刘丽丽正在北京医院的病床上,病情严重到她已经打不开笔记本电脑了。 “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姐姐资助了几个学生读书。”刘丽丽的妹妹刘伟说,“是我帮着姐姐打开电脑,又输入密码,帮她办的汇款。”最后的短信是刘丽丽自己吃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发的,可能她是想给孩子们一个最后的交代吧。 “姐姐没有车、没有房、没有存款,甚至没有一件首饰,对她而言,精神层面的丰富才是生命的追求。真善美是我对姐姐的评价。”刘伟说,“姐姐好不容易买回一件新衣服,结果回家就开始缝缝补补的。妈妈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打折的肯定是有残缺的地方的。” “姐姐资助的对象有很多,有长期的,有随时资助的。我知道她随时做善事,但不少资助对象,只有她自己知道,或者朋友偶然得知。”他们一家人现在也不知道刘丽丽资助了几个孩子,在刘丽丽去世后,她的朋友和同事们回忆出的数字一直在不停地增加。 做好事不留名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母女俩终于在盘锦的医院里见到了那个默默资助了她们四年的好心人。遗憾的是,当她们赶去时,刘丽丽已经处于弥留之际。 “我当时就觉得可能是出事了。”接到刘丽丽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后,范怀俄马上拨通了刘丽丽的电话,“她说她生病了。我说带孩子去北京看她,她生气了。她家人发短信说我们去会影响她休息。”范怀俄一边说一边哭。 由于刘丽丽一直没有告诉她们自己的任何资料,放心不下的范怀俄就带着女儿去了通信公司希望得到机主的信息,可是由于刘丽丽在大连读书号码是大连的,所以在盘锦查不到。“她最后一次留了一个丽丽的名字,我们就去团委问有没有叫丽丽的好心人。”最后一次是妹妹帮着刘丽丽办的,也幸亏是这样,不然范怀俄母女俩可能会“真要是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们一定愧疚一辈子。” 2月11日那天,在美玲的小学老师的帮助下,母女俩终于在盘锦的医院里见到了那个默默资助了她们四年的好心人。遗憾的是,当她们赶去时,刘丽丽已经处于弥留之际。这第一次见面却是最后一次,老天爷吝啬得没有给她们说一句话的机会。 如果泉下有知,当美玲喊出那声“妈妈!一路走好!”时,刘丽丽会开心地笑一笑吧。 最后的心愿 我们希望爱心可以延续 “姐姐说,如果她能挺过去就和我一起努力把这个事做起来,如果她不在了,希望我能够替她完成。 ” “孩子既然改口叫我姥爷,那就是我的外孙女。我告诉美玲和她妈妈不要担心以后的生活,我们会继续资助,而且只会比丽丽多,这也是我们全家的心愿。”刘占胜说,希望孩子将来能考上大学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他也希望能找到其他几个孩子,他们会替刘丽丽完成心愿。“我姐姐的一个同学说曾经陪着姐姐去给一个边疆地区的孩子汇款,希望能够知道这个孩子的联系方式,帮姐姐完成心愿。”刘伟说。 发病仅仅两个月,刘丽丽就走了。虽然在病中,她依然很乐观,跟父母跟妹妹说“病好了就要准备博士论文了,大纲都酝酿差不多了。” 在得知了自己的病情之后,刘丽丽和妹妹做了一次长谈,“姐姐说希望能办一个给边疆地区穷苦孩子提供免费医疗救助的机构。”2012年姐妹俩去藏区旅游时认识了一个小姑娘,可是小姑娘只是因为一个小病就失去了生命;而在刘丽丽需要急救时,当时医院急诊科没有和肿瘤科及时沟通,医院肿瘤科大门紧闭,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开门,刘丽丽一直在寒风中等了许久。“我妈妈始终难以释怀,她不希望我姐痛苦。”推己及人,“姐姐说,如果她能挺过去就和我一起努力把这个事做起来,希望让那些穷困地区的孩子能得到救助,如果她不在了,希望我能够替她完成。” 刘丽丽的一家谈得更多的是关于美玲,美玲的母亲户籍在山东,去世的父亲户籍在本溪,美玲自己的户籍却在庄河,已经初三的美玲将要面临升学,他们希望美玲能够留在盘锦继续读书,也希望能有好心人帮着解决这个问题。 本文链接:http://liaoning.nen.com.cn/system/2014/02/14/011858430.shtml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